Efe Cakarel创建的MUBI,一天放映一部电影,只为呈现最好的给
  • Home > 设计分享 >
  • Date for 2年前 copyfrom:freundevonfreunden
  • Copyright:All copyright belongs to the author, prohibit commercial use, prohibit anonymous reproduced, please indicate the source when sharing and attach a link
  • wendy
Popular

2007年,Efe Cakarel在东京的一家咖啡馆喝咖啡的时候,他突发奇想,想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里涌出一部电影来。但是,即使是在电子科技发达的日本,他也没有发现哪种设备可以支持他这么做。所以,在返美航班时,他放下了自己的工作,进行了一次随意的冒险。
 

MUBI,他成立的公司,以一种富有创意性的网飞公司而进账。但是它和其他流体性设备在这方面有着本质的区别:在狂欢放映阶段,它可以自觉地帮助选择电影。这个场地在任何一个时间,都仅仅放映30部电影,根据不同的国家进行选择。每天,新增一部电影,而另外的也将下线。运用这种方式,观赏者的服务却变得有限,紧凑却满意。

 

Efe尽力不过渡理论化他的公司,但是多年来作为一名银行投资者和MIT电脑学士已经让他十分显著了。如今,他的公司即将进入中国,Efe和FvF谈及依照数据处理的屏膜,在数据时代的电影保留问题,还有他为什么坚持他的网飞账号。

我每星期尽力看完至少5部电影,同时我也看歌剧,我很幸运我在伦敦,因为伦敦的歌剧场景十分的棒。
 

FvF :Efe您好,越来越多的人都在小屏幕上观看电影了,你能和我们谈谈电影观看体验随着时间的变化吗?
 

Efe:在电影院和在家看电影完全是两种不同的体验。电影院能给你吃惊的体验,它是一种社交体验;而在家里看电影,从另一方面来说,更多的是放松,不管你是一个人或是和家人还有朋友。我喜欢电影院,当我同时也希望电影能够更便捷更容易观看。
 

FvF :那么,为什么不选择Netflix(网飞公司)?

Efe:嗯,很多用户同时也订阅了Netflix(网飞公司),我的意思是,我也有一个。我喜欢Netflix(网飞公司),他们的电视材料十分的精彩!但是,他们的电影收集却不吸引人。我诚实的说吧,尽管他们有超过2000部电影,但是在我看过的电影中却找不出10部精彩的。那就是我看到的机会和我创业的契机:好电影是很容易寻找的。
 

FvF :当你在选择电影时,你是怎样寻找其中的正确平衡点,比如说,《饥饿游戏》和晦涩的艺术电影?


Efe:你需要有一个正确的标准,而我选择电影,仅仅是因为我喜欢任何创意领域的策展人。这很主观,当然也很难解释什么成就了一部精彩的电影。比方说,我喜欢Godard,但我同时也喜欢Star Wars。无论是来自Christopher Nolan 的引起巨大轰动的电影,还是无人知晓的来自节日的一个小片段,这都没有很大的关系。如果我们认为一些事情是伟大的,那么人类就该去看看。
 

中国在今年将会赶上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电影市场,我们的机遇是很大的,我也将感到茫然。

 

FvF :你是怎样平衡人类屏膜与算法的?

 

Efe:我们有强大的专家团队,同时我们也使用大量有意义的数据。因为有数百万的人会在MUBI评定等级和分享电影,所以,对于人类会喜欢不同领域的什么内容,我们有着十分精确的预见性。和墨西哥人相比,土耳其人爱看与众不同的电影,具体来说,土耳其人喜欢中东戏剧,墨西哥人则喜欢惊奇的,日本动漫,而德国人则爱看德国电影。你会开始发现数据的不同还有屏膜的不同影响。

 

FvF :大多数屏膜项目正在致力于创建一个存档文件,但是在MUBI的电影却是暂时的,你是否预想过呈现出保存的角色呢?

 

Efe:当然,事实上我们也和Martin Scorsese针对此问题商讨过。他是MUBI的合作者,经营世界电影基金会。我们一起致力于保存世上的一些精彩的老电影,我们想为这些老电影创建更多的观众,这样它们才能被重新看见。但是今天,一天一部电影的评议体验,完美的符合了我们的需求。

 

FvF :告诉我们一些关于中国的事,它将会是MUBI的新市场——一个很多参与者将会回避的市场。

 

Efe:中国在今年将会赶上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电影市场,但这里没有笔记本订阅基础,也没有在这里真正建立起他们的商标。我们的机遇是很大的,我也将感到茫然。事实上,我即将抵达北京,致力于招聘人员,组建团队,然后建立起运营团队。
 

FvF :也许三年半之后,MUBI将会倒塌,那么这种体验又会如何影响公司呢?
 

Efe:我想我们还处在早期阶段。在过去的两年里,大部分消费者已经从观看电影转移到小型设备的体验了。九年之前,当我成立MUBI时,苹果根本就不存在,而智能电视也还在引入阶段。因此,在这场游戏中,我们处于早期,根本就没有我们产品的市场。一开始,从电影许可证的协商,之后我们的舞台展示,都是走得很艰难的。


很不幸的是,我不得不让很多人离开。我问过他们,当工资压缩到仅剩百分之六十或者是百分之三十时,谁还会留下来义务工作。我也在一直压缩自己的工资,有段时间,长达八个月,我都是零工资的。我们没有钱支付租金,支付电费,后来房东告诉我,他要请警察了。而我也对他说,你去请吧,我不会离开的。我们继续停留在那里,那是最艰难的一段时间,还好我们成功了,也就是在那八个月的时间里,每天一部电影的模型诞生了。


我喜欢电影,但我同时也想电影变得更加方便和便于观看。

 

FvF :它似乎看起来是有成效的,它又是怎样影响你自己的电影观赏的呢?
 

Efe:我尽力每个星期至少看五部电影,因为我下班的时间很晚,通常是在晚上。我会在电视上看,同时也会在大屏幕上看。如果可以的话,我会去BFI那种大屏幕上看,比如Godard的周末。同时,我还喜欢话剧,我很幸运我生活在伦敦,因为伦敦的话剧场景十分的棒!旅行过很多地方,不管何时我游览纽约,我都会去Met。至于音乐,我喜欢可替代的地铁流派。我猜想,那些可能展示了我的电影品味。

 

FvF :你有很多的选择吗?
 

Efe:我喜欢别人告诉我什么可以去做。在音乐方面,我有一些朋友喜欢MUBI,然后他们会告诉我什么是好的。我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把所有的音乐都听一遍,才来决定哪个是好的。总是有那么多的选择要去做,然而这不仅仅于我,还有你们大家。我们被如此多的信息轰炸,我认为,有些人知道他们正在做的事情,如何挑选出好的,然后告诉我们什么好听。歌剧则是个例外,因为你知道它倾向于类似的歌剧,而且我也是至今才知道的。但是音乐和电影,它们是同时代的,我真的需要一些人帮助我选择。

 

FvF :那么对于你自己的选择呢?是否有过一丝有罪的愉悦呢?
 

Efe:完全是的,我们有罪恶的愉悦。我的意思是说,我不能等待《超级名模》续集的上映,会选择在电影院排队将它看完。同时,我们也计划相同时间里在MUBI放映经典的《超级名模》。这并不是完全的Haneke,但却很有意思。
 

 

 

 

谢谢Efe致力于发现世上的最好电影,如此,我们就不用费时再去挖掘了。

 

 

 

 

Tag :
All comments:0
(Comment please respect others, cultural exchanges, declined to comment on the law, personal attacks. Every successful published a comment was removed by the administrator of the +1 integral, -1 integral.)
More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