赶路的人呀,不要遗忘了身边的美好之地
  • Home > 设计分享 >
  • Date for 2年前 copyfrom:网络
  • Copyright:All copyright belongs to the author, prohibit commercial use, prohibit anonymous reproduced, please indicate the source when sharing and attach a link
  • spring
Popular

把下半辈子的时间都搭在民宿上了

2013年元旦,有一对好基友离开热闹的城市,驱车三小时从上海来到周边的莫干山上,江南的冬天难得下雪,两人站在一间破旧的浙北民居露台上,望着这满山的白雪和白雪掩映下的竹林,笑呵呵地做了个决定:

没错,就是它了,我们要在这里建一座“大乐之野”。名字取自《山海经》,意为被遗忘的美好之地。

银装素裹的山里,只听得见簌簌的雪声,在城市里待久的我们,沉醉到不忍说话打扰

 
从此莫干山碧坞村开始流传一个段子,有两个上海人脑子进了水,远离灯红酒绿的魔都,跑到杳无人迹的山村里当起了包工头。
一年后,村里人知道他们都错了,大乐之野已成为莫干山的地标性建筑,无数游客来到莫干山不再为了看山看水,而是直奔这间民宿而来。

大乐之野1号楼,我们在莫干山的第一个作品
 
大家喜欢大乐之野的原因很多,他们说住在被植物包围的房子里,早晨醒来便是雾气与光。推开大面积的落地窗,露水会沾湿睫毛。
他们说这里总是散落一些生活的小惊喜,桌上那些不知名的植物, 大多是主人在山里随手摘一些,轻轻一捆,插在花瓶里,就很好看。

他们还说,爱上这里,首先是因为这里的人。

我叫吉晓祥(下面笑得比较收敛这位),他叫杨默涵(上面笑得比较天真这位),我俩就是村民口中的那两个傻子。
我和默涵是同济大学城市规划专业的同窗好友。毕业后,默涵去加拿大读书,我在上海浦东规划院工作了7年,我俩都做过太多宏观的城市规划案,却越来越渴望造几栋真正属于自己的小房子。

大乐之野2号楼、3号楼和5号楼
 
大乐之野火了之后,很多人问我,当初为什么愿意抛下一切选择山居?为什么大乐之野可以成为那么多人心心念念之地?
 
我很喜欢王小波的一句话:“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,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。”
 
讲两个故事给你们听吧。
改造之前的大乐之野1号楼
 
大乐之野刚开始施工那会儿,恰逢梅雨季节,梅雨之后又连续碰上大旱高温,于是在漫长的一年中,我和村里为数不多的泥瓦工老叶一直持续着这样的对话:
 
“老叶,什么时候来上工啊?”
“哎唷,雨停了就来。”
于是,等到雨停了。
“老叶,雨停了啊,怎么还没来啊?”
“哎呀,这么热的天,让我休息休息啊。”
“老叶,明天天气不错啊,你再不来,我就死给你看了。”
“哎唷,天气好,我上山拉个竹子,下周来吧。”
“哎呀,明天我小舅的儿子娶媳妇啊。”
“哎呀,这周我小婶她妈大寿啊。”
 
在这样的拉扯中,我连做梦都是老叶那憨厚的表情对我说“哎唷”。
 
也是在这样的拉扯中,我们放慢节奏,不急不躁,开始一砖一木地搭建心中的“大乐之野”,老叶的慢脾气反倒是提醒着我们:我们要的不是快速复制的城市酒店,而是一种有温度的山居生活。

我们花了很多时间,让每一栋楼都完整保留了木框架结构,保留浙北民居的原始味道
 
2.听说过大乐之野的人都知道,我们有一家远近闻名的LOST CAFÉ。
 
咖啡馆的主理人叫做陈悦,当地德清武康人,原本在镇上开过一家小有名气的咖啡馆,当我在喝过她做的手冲咖啡后之后的0.01秒,当即决定把她拉来大乐之野。

我身边的妹子就是我们的大乐之花,咖啡师陈悦
 
我们的90后管家阿珊,香港人,瘦瘦小小的身子,却总是热情地帮客人楼上楼下地搬行李,拿手绝活儿是港式丝袜奶茶配苹果派,当这个满口港普的姑娘利索地为客人推荐路线时,总绕不开一个话题:你一香港人来山里干嘛?

我们的管家二人组:香港人阿珊和本地人Tom
 
还有新加入大乐团队的小伙伴:复旦大学旅游管理高材生刘丹,咨询公司创始人唐国栋,地产营销15年经验的老朱,统统跑到山里来。
五位主创排排坐!中间三位:老朱,国栋,刘丹
 
他们为什么愿意留在大乐之野?用民宿界前辈松赞的话说,因为我们是 “一群真挚的人,做着一件快乐的事”。剥脱掉一切外在的地理环境和内在装饰,民宿本身的归属感才最让人流连忘返。

有温暖的人在,就有大乐之野。
 
三年了,六栋别墅、一个餐厅和一个咖啡馆,大乐之野长成了现在的样子。
 
 
法国导演埃里克•侯麦在《冬天的故事》里说,“其实你一早就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选择只是确定了自己的感觉。对生活较真,苦乐都会加倍,但是值得”。
 
我们想要某一天,还能在海边看到大乐之野、看到春暖花开;能在大乐之野看到你我小时候梦见的水乡江南,小船轻摆;又或者在雪山脚下的大乐之野,看着女神梅里,一不留神就地老天荒。
 
我们知道,大乐之野还有无限可能。既然选择了,就把下半辈子都搭在这里了。
 
在莫干山百年小镇“庾村”,建造唯一的“小镇姑娘”
2012年,德清莫干山入选了《纽约时报》评选的“全球最值得去的45个地方”,怀着一探究竟的心,这一年年末,我第一次来到莫干山,第一站就是庾村。
群山包围下的庾村小镇,在清晨中朦胧而宁静
 
庾村,位于浙江德清县境内,是进入莫干山风景区的必经之地,所有想去莫干山的人都要在这里停留片刻,而山上的人想要下山采购生活用品,也常常汇聚在此。
 
匆匆的人流,叫卖与还价,鲜花与市集,相聚与告别,小镇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。
我还依稀记得那天是12月31日的早晨,我和默涵游走在庾村老街上,天空飘着小雪,街道两旁硕大的梧桐树节节斑驳,映入我脑中的第一句台词居然是:好一个林教头风雪山神庙的场景。
 
一碗热腾腾的猪肝面下肚,一种带有历史沧桑感的小镇情节从此深种。
老布鞋、猪肝面、烧饼铺,被称为“庾村三宝”
 
没想到,三年之后,我们又回到了庾村,在这里打造大乐之野的第二片民宿根据地,我们亲切地称她为“小镇姑娘”。

大乐之野之“小镇姑娘”地理位置图
 
从热闹的庾村老街沿着隐蔽的“翠莹路”拐个弯儿,就来到“小镇姑娘”的所在地。
 
它坐落在庾村往莫干山方向的小镇末端,面对一座小山,紧邻一湾溪水,这个闹中取静的地方太适合大乐之野了。
这是一座民国时期的老宅,第一次见她静静隐没在小溪边的草丛之中,如同一个沉静明慧的民国少女。
 
后来知道,这栋老宅正是民国时期黄郛小学的教师宿舍,上世纪二三十年代,中国前外交部长黄郛先生曾隐居庾村并进行了一系列乡村改造,前人的努力用心依稀可见,作为后来者,复兴的任务似乎义不容辞。
改建中的“小镇姑娘”
 
之前的老宅都是夯土建筑,经历了百年的风雨,建筑质量差,很难做保留处理,为了延续建筑肌理,我们采用古法夯土复建了部分墙体。重新粉刷过的夯土墙体与新建筑墙体有机结合,形成历史与现代的冲击对比

“小镇姑娘”建成后效果图
 
建成的“小镇姑娘”将是一个拥有15间客房的留宿地。她有镇里唯一的树顶餐厅、泳池温泉,还有镇里唯一长满鲜花的咖啡馆。

鸟瞰效果图
 
LOST CAFÉ的小镇姑娘店将更加优雅,比起早晨上海滩的星巴克,这里的每一杯手冲咖啡都有着只属于莫干山的味道。即使哪里都不去,望着落地窗外的绿植与花朵,捧一本书,也可以度过一个悠闲的午后。

LOST CAFÉ示意图
 
2层之上我们设计为树顶餐厅,通透的视野可以一览周边的青山绿树,还有在城市里吃不到的时令菜,上汤浸豆苗、小炒春笋肉片、沙茶鲜笋滑牛肉,每道菜都有春天的味道。

餐厅示意图
 
如果民宿也有性别,大乐之野男性化的标签无疑是鲜明可见的。在他有些遗世独立的做派和简洁鲜明的腔调里,你会感受到些许南方男人的暖意和体贴。

大厅A示意图
客厅区域是我们最引以为傲的部分,牺牲了一间客房,让斑驳的阳光透过层层的梧桐树叶洒进客厅。拉开窗户,观日出,听虫鸣,感受夏天清爽的微风或者冬日篝火的暖意,让人恨不得待上一个四季。

大厅B示意图
 
爬山游玩走累了,就往大床上舒舒服服地一倒,一夜好眠。

客房示意图
还有夏日的清凉泳池和寒冷冬日的袅袅温泉,这将是我们打造的庾村第一水域活动区。

泳池示意图
我们希望,每一个造访莫干山镇的朋友,都会来到这里,喝上一杯咖啡、吃上一顿晚餐,在离开后的某些岁月,提起美好的回忆就记起镇上这个唯一的小镇姑娘,因为她,莫干山镇一定会变得更有味道。
Tag :
All comments:0
(Comment please respect others, cultural exchanges, declined to comment on the law, personal attacks. Every successful published a comment was removed by the administrator of the +1 integral, -1 integral.)
More comments